北京11选5走势图连线
學習園地
首頁 > 要聞動態 > 理論研討
打贏扶貧攻堅 實現共同富裕
來源:過程工程所 傅德賢 王志玲 劉 偉   時間: 2018-04-02    字體大小[]

2020年,我們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個不能掉隊。我們將舉全黨全國之力,堅決完成脫貧攻堅任務,確保兌現我們的承諾。我們要牢記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努力抓好保障和改善民生各項工作,不斷增強人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斷推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我堅信,中國人民生活一定會一年更比一年好。”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記者見面時的講話。黨和國家下定決心,2020年徹底解決貧困人口脫貧問題,這是實現偉大中國夢征途的一座里程碑。

任何時候任何社會制度都會有貧困人口,只是貧困的程度有所不同。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實現了6億多人口的脫貧,為人類減貧事業做出重大貢獻。但是,受自然、社會、歷史等多方面因素影響,貧困狀況依然十分嚴峻。面對時限,要有時不我待的精神;面對困難,要有迎難而上的勇氣。扶貧之路任重道遠,需要從思想、教育、健康、科技、法治等方面多管齊下,方能做好精準扶貧,打贏攻堅戰奪取最后勝利。

一、思想扶貧、勵志創新是前提

思想是行動的先導。要實現脫貧目標,先要引導貧困人口“長志氣”,讓他們明白擺脫貧困首先要靠自己,決不能“等靠要”。由于歷史原因,某段時期貧窮不是一種罪,而是光榮的身份,因此要讓這些“老腦筋”的人徹底拋棄窮光榮、窮有理,摒棄人窮志短、馬瘦毛長等因循守舊的想法。特別是敢想敢干的年輕人要有“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的創新理念,堅信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一定能創造美好的幸福生活。

正如《國際歌》中唱的“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對貧困人口要激發創新創業激情,讓他們懂得一分耕耘一份收獲,沒有付出就沒有回報。貧困人口要打破思想枷鎖,相信知識改變命運、相信勞動創造財富。脫貧不是件容易的事,選準方向后最需要的就是辛勤的汗水和堅忍不拔。不要指望一夜脫貧,更不要指望一夜暴富。天上不會掉餡餅,脫貧需要長期的艱苦勞動。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用已脫貧致富的例子教育貧困農民,過上富裕生活靠的是奮斗、靠的是智慧、靠的是持之以恒的堅持,不能“三天打魚,二天曬網”,更不能見異思遷,朝三暮四。

落后觀念給扶貧攻堅帶來的“怪現象”發人深省。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地處西南的某貧困地區有些群眾沒有被褥御寒,冬天就躺在火塘邊蓋些稻草保暖,政府發給貧困戶棉被棉褥,有的農民領了救濟物質,連家都不回直接到鎮上換酒喝。第二年冬天還是沒有鋪蓋,又發御寒物資,前一年的情景又上演了,第三年又是如此,扶貧干部氣得辭職不干了。貧困地區有些群眾受某些不良傳統習慣影響,加之文化素質偏低,喜愛游手好閑、好逸惡勞。個別人甚至沾染黃賭毒等不良嗜好,厭惡勞動不愿流汗,只是一味地向國家伸手要救助,年年困難年年救濟,就是不想如何能徹底擺脫貧困。扶貧不扶懶,對不務正業者要進行勤勞致富、不勞無獲的思想教育,向他們宣傳勞動光榮,懶惰可恥的理念。對貧困人口要區別對待,自然條件惡劣地區困難群眾、遭受天災人禍困難家庭、身體殘疾及因病致貧弱勢群體等要進行重點關愛和幫扶,傳遞黨和政府的溫暖。

二、教育扶貧、智力扶持是根本 

百年大計,教育為本。要使貧困人口深刻認識到教育是改變貧困的根本,他們要懂得知識就是力量,知識就是財富,是創造美好生活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動力之源。通過接受教育培訓,掌握安身立業的一技之長,就有能力擺脫貧困,走上共同富裕的康莊大道。

“英雄莫問出處”,追溯人類社會發展歷程,社會階層分化主要是通過教育產生的。受過良好教育人一般來說視野開闊目標遠大,再通過自身不懈努力,抓住機會就容易脫穎而出。努力打拼的年輕人之所以拉開差距漸行漸遠,究其原因,除智力差異外,還要看教育背景,足夠的知識儲備,讓他們在人生旅途中更好地預測方向、判斷形勢、應對困難。此外,良好的家風門風教育也是影響人生的重要因素。

普及九年義務教育是我國的基本國策,但由于貧困地區基礎教育薄弱,加之讀書無用論等舊觀念的影響,這些地方普遍對教育不重視,家長也是想起來就吆喝幾聲趕孩子上學,平時基本上放任自流,自身也沒有能力指導孩子學習,待孩子長大成人,發現缺乏文化知識和一技之長,這樣往復輪回的人口素質始終得不到提高,自然跟不上科技進步和產業升級的步伐。“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新的就業機會隨時隨地在產生,新工作崗位需要新理念員工,需要新技術工人,廣大農村青年就是這些崗位的后備軍,只有大力發展素質教育和職業教育,才能給農村青年開拓出就業的寬廣大道。因此,建議在貧困地區建立農村夜校,開展農業技術、市場經濟、普法學法、衛生知識、社會禮儀、公共道德等等方面的教育。結合這些地區的自然特點、利用農閑時間向農民灌輸各種新知識、新技術也是一種扶貧攻堅戰的戰略戰術,從根本上改變農村勞動力普遍只能從事低端勞動的現狀。

三、科技扶貧、綠色健康是關鍵

當今時代,科學技術迅猛發展日新月異。種子改良技術、雜交技術、基因技術、灌溉技術、土壤改良技術等層出不窮,掌握了這些新技術就掌握了科技致富的金鑰匙。要充分發揮科技人才的力量,致力精準扶貧,打好脫貧攻堅戰。借助科研院所和高校在技術人才優勢,通過科技扶貧資助、依托互聯網發展線上農村電商平臺,拓展與線下農產品批發零售企業的對接,有條件的地區可以在開發紅色旅游、特色旅游、歷史名人遺址旅游,重要歷史事件旅游等等。開發特色資源的同時推銷特色農產品,由此帶領貧困群眾逐漸擺脫貧困最終走上致富路。通過科技人才精準扶貧,既能徹底解決貧困人口脫貧問題,又能更好鞏固脫貧成果的可持續性。

有些貧困地區位于江河源頭,為了保護生態環境和生物多樣性,部分區域群眾可能要整體搬遷,某些自然條件極端惡劣地區的群眾也需重新選址安置。為這些群眾建設新家園也是百年大計千年大計,需要科學規劃、科學設計、科學建設、科學管理。搬遷安置新區域的生態環境狀況、地理地質條件、水文氣象資料等都需要詳細研究考察。如何在新家園開展現代化農業生產,如何實現區域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這些都需要進行科學論證,不能地方官員拍拍腦袋做決定,要因地制宜,要宜山、宜水、宜環境規劃出新產業格局。近些年,有些污染企業搬遷到山區、偏遠地區,把重金屬污染、有機物污染、農藥污染等等帶到了這些區域,造成了水污染、土壤污染、植被污染。這些污染通過食物鏈轉移進入人體,使這些貧困地區百姓健康更是雪上加霜,保護好環境也脫貧的任務之一。

只有全民健康才能有小康,對貧困人口健康知識的科普亟待加強。貧困地區大多是邊遠山區,崇山峻嶺阻礙了人們與外界的聯系,有些地方甚至遠離現代文明。百姓的婚姻往往是親上套親,甚至是近親結婚,這就導致了人口整體健康水平低,智力缺陷多,殘疾人多,勞動能力差,其創收能力自然有限。由于交通不便,商品流通不暢,貧困人口食品結構單一,往往會造成營養不良,尤其是對青少年成長發育影響較大,貧困地區的小孩身材往往比較矮小,成人后也難以承擔繁重的工作。由于經濟的困頓,路途遙遠,很多貧困人口得了病不能及時和無力就醫,只好小病拖、大病抗,實在不行見閻王。如果是家里的頂梁柱,那么這個家就垮塌了。扶貧并不是給窮人經濟補貼就行了,貧困地區百姓的健康也是頭等大事,多少家庭因病致貧,多少家庭因貧致病。疾病和貧困是人類共同的敵人,他們沆瀣一氣向窮人進攻,使不少家庭因病致困家破人亡,因此治貧先治病。要向貧困人口科普健康常識,開展合理膳食,讓他們相信科學,遠離迷信。

四、法治扶貧、制度建設是保障

做好扶貧攻堅,各層級的工作都離不開法治的保駕護航。一方面對個人來講,要教育貧困人口遵紀守法是底線,要敬畏國家的各種規章制度。什么錢可以掙,什么錢不能賺,個人心中要有數,警鐘長鳴,一旦突破了法律底線,即使賺到昧心錢也早晚會受到法律的制裁。另一方面對有關部門來講,扶貧資金要嚴格監管。扶貧資金曾被某些利欲熏心的領導干部認為是一塊“唐僧肉”,誰都想吃一口,甚至出現雁過拔毛、層層扒皮的案例,扶貧資金跑、冒、滴、漏也曾經被認為是防不勝防的事。任何腐敗只要在陽光下就會原形畢露,因此扶貧資金需要在健全透明的制度下使用,加強檢查、監管、審計,做到防微杜漸、懲防并舉,對一切違法違規的行為要嚴厲追責,不得搞下不為例,這筆貧困群眾的“救命錢”真正用到刀刃上。

扶貧過程中難免出現這樣那樣的新問題,無論大小都要相信能夠通過建立健全規章制度予以破解。用法治思維和方式推進扶貧工作,有利于保證扶貧政策的連續性、扶貧資金運行的安全性和投入使用的有效性,公正性以及階段性扶貧成果的鞏固和提升。特別是扶貧過程中扶貧對象的識別、扶貧計劃的制訂、扶貧資金的管理、扶貧項目的決策、扶貧責任的落實等重點難點問題,需要遵從國家的各種規章制度和法律途徑進行規范和解決。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新年賀詞中提到“20171000多萬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這是扶貧攻堅工作取得的階段性的重要成就。可以想見,未來幾年的任務會更加艱巨,但只要我們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舉全黨、全國之力走好最后這段扶貧攻堅之路,讓全社會更加關注貧困問題,關愛貧困人口,關心扶貧工作,就能在2020年徹底解決貧困人口脫貧問題,為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做出重要的歷史性貢獻。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Email:[email protected]
北京11选5走势图连线 北京pk10直播开奖结果 现金提现的棋牌游戏 51计划app下载安装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11选5的富国计划在哪可以看 好运来电玩城安卓版 乐仑彩票app下载 时时彩走势 实体店开什么好 六个肖复试五肖是多少组